欢迎访问中医医师学习平台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中医考试 >

中医考试

中医医师学习——我的中医师承(下)

发布时间:2021-01-16 15:33中医考试 评论
1916年12月,蔡元培在《就任北京大学校长之演说》中讲道:“师也者,授吾以经验及读书之方法,而养成其自由抉择...

1916年12月,蔡元培在《就任北京大学校长之演说》中讲道:“师也者,授吾以经验及读书之方法,而养成其自由抉择之能力者也。”蔡元培对师的要求,在近百年后的今天,在赵老师身上,我如此真实地感受到了。因为,在跟其习医的过程中,我不只一次听他说:“我要教会你们学会如何学中医。”要体现中医,就要说中医话,做中医事,行中医道,扬中医魂。从我这几年习医、自医和医人的过程看,赵老师是位真正的师者,因为我已养成“自由抉择之能力”了。

中医师承

一、道重师承,秘由口授;理要自悟,法要口传

依然记得2006年刘力红老师在推荐卢崇汉老师的《扶阳讲记》时说过,“卢师书中有很多窍,如果在座的各位哪怕能悟到一个窍也将受用终身。”

书里的“窍”,如果跟师卢老,就可省去漫无目标、胡乱寻找的功夫,在跟的过程中,老师一点拨学生就明了。我相信刘力红老师是明了其中的“窍”了,但还有多少个读者找到“窍”并能实践于临床呢?我认识一位中医大夫几乎把《扶阳讲记》翻烂了,书上写满密密麻麻的心得体会,却仍然走在“找窍”的路上。

会打太极拳的朋友肯定知道,太极拳是一门身心修养之学,其中包含有几十个动作,高手打起拳来刚柔相济、开合相寓、快慢相间、虚实互换、顺逆缠丝、节节贯通,且每招每式都有深刻的含义,可谓理精法密,博大精深。然而,如果没有师傅一招一式地传或带,只是自己跟着电视书本练,练得再像,内行人一看就知道那是花架子。喜欢看武侠小说的朋友更明白,一帮徒弟年复一年地一起练功,大家的功力都相差无几,可是到师父临终那天把其中一位弟子叫到跟前耳语几句,日后那位弟子的功夫便胜过其他师兄弟。为什么?真传一句话呀!有师父带都还得“真传一句话”,没有师父带的话,“真传一句话”从何而来?“窍”如何开启?

《太极拳往事》的作者季培刚先生说过:“当今天的人们把太极拳视为浅显的健身操的时候,竟忘记,这曾是历史时光脉络中,一辈又一辈进入高明境界的拳家们毕生经验的凝结,精微巧妙之处,若无传承在身的明师口传身授,实与‘盲人骑瞎马,夜半临深池’无异。”那些毕生追求而进入高明境界的前人,往往自己心里很明白,却很难将其神明之境展示在纸面上留传下来。即使借助文字记载下来了,却已缺了“言传”和“身教”两个过程。那么,借助文字符号,我们如何才能明白和体会到文字背后的复杂的信息呢?

没错,经典是老祖宗智慧的结晶,是留给我们的唯一的信息链条。但我们在读经典时已没法还原那个时代的场景,许多精髓得靠我们去体会和感悟。如果我们有足够的精力和足够长的寿命,就有可能按老祖宗的方法重走一遍,问题是可能吗?不可能,那最好的方法就是跟师。学医一定要有明师指点,这样就可以避免学医历程中的艰难探索与无谓重复,但要找明师而不要找名师,千万不能找错老师,找错老师的后果可能比完全不懂中医还要糟糕。中国文化传播中有一个奇特现象,就是“道重师承,秘由口授。”“理要自悟,法要口传。”“宁给一寸金,不给一句话。”跟师的目的就是少走弯路,明师本身是得到真传之人,在他身上已经完成了几代人的积累,加之其一生的感悟,凝聚、转换成具有其自身特点的医德、医术风格。

另外,当我们潜心研读,或是茶余饭后的消遣时,我们能否把经典和生活联系起来?中医的生命在于养生实践和医疗实践,而非书本上记载的文字知识。当前,科班出身的硕士、博士、教授、专家,能熟读经典的人绝不会比一百年前少,而我们的中医水平又如何呢?

大家都知道,我们父辈的父辈很多连文字都不认识,更谈不上读经典,但在那个时候一般小病家里就可以治好,稍重一些的病不出村就可以治好,之所以这样,是因为,经典里的知识,实际上就是生活中的知识,祖辈们言传身教,耳濡目染,即使他们不知经典为何物,但经典里记载的知识通过他们的生活实践一直在代代相传并延续着。

记得读初中时我脸上长了一个很大的疥疮,西医建议手术割掉,因害怕破相便拖着,但肿痛难忍。听一老奶奶说蛤蟆的肝可以治,于是一到晚上,我妈和我姐就打着手电筒在屋外的石头边草丛中找蛤蟆,电筒一照,蛤蟆就动也不动地等着被捉。我妈一手捏着蛤蟆背上的皮,让它的肚子鼓起来,然后小刀对着肚皮一划,取肝敷我脸上。这样持续敷药一星期,疥疮好了。现在讲给年轻人听,他们会觉得一不卫生二不科学三很残忍,因为没有消毒没有根据。然而,如果我现在不懂中医不懂辨证施治的话,碰到类似的病症,我肯定会效法此招而不去选择手术。

这就是传承的力量!

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