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中医医师学习平台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中医理论 >

中医理论

王勃与中药豆豉

发布时间:2021-03-24 09:31中医理论 评论
豆豉,又名淡豆豉,是用豆科植物黄豆或黑豆作原料,经过蒸煮,冷却后加入曲菌发酵,盐渍,最后晒干而成,按加...
  豆豉,又名淡豆豉,是用豆科植物黄豆或黑豆作原料,经过蒸煮,冷却后加入曲菌发酵,盐渍,最后晒干而成,按加盐或不加盐分为咸、淡二种。豆豉醇香、昧美、可口,是许多人爱吃的调味品之一。豆豉在我国自古入药,历代医书均有记载,处方名淡豆豉、香豆豉、炒豆鼓。
  唐代文学家王勃,其文《滕王阁序》古今流传,享誉文坛。传说王勃在为滕王阁作序的时候,与中药豆豉还有一段有趣的故事。
  唐上元二年间,南昌都督阎某,于重阳节为重修滕王阁落成而大宴宾客。这天,“初唐四杰”之一的王勃恰好路过洪州,也被邀请而来。席间,阎都督展宣纸备笔墨,请文人学士为滕王阁作序。年少气盛的王勃欣然命笔,一气呵成,阎都督不由为其拍案称绝。翌日,他又为王勃专门设宴。连日宴请,阁都督贪杯又感外邪,只觉得浑身发冷,中医医师,汗不得出,骨节酸痛,咳喘不已,胸中烦闷,夜不得寐。急得家人、幕僚四处寻医间药,请来了当时十多位名医诊治。众医虽然意见不—,但都主张以麻黄为君药。
  谁知,这个阎都督最忌麻黄,他说:“麻黄峻利之药,岂能乱用,况且我已年迈、汗出津少,用发汗之药,就同釜底添薪,不可,不可!”医生们你看着我,我瞪疗你,一筹莫展;不用麻黄,症候难解,药效不佳,这可怎么办呢?
  正在这时,王勃前来告辞,他听说此事后,不觉想起几天前自己在河旁遇见的情景:
  “你晒这大豆干啥?”在沙滩上,王勃见一位老翁正在翻晒大豆,便问。
  “做菜。”老人头也不抬。
  王勃望着一大片豆子,抓了一把细细观看,奇怪地问:“这么多,如何做菜?”
  老人指了指茅屋前的两口大缸。王勃迈前几步,见一口缸里浸泡着药汁。他在长安跟名医学过草药,能认出是辣蓼、青蒿、藿香、佩兰、苏叶、荷叶。老人见他识药,指着另一缸说:“这是麻黄浓煎取汁,两缸药汁相混,用以泡浸大豆,再煮熟发酵,做成豆豉,便可以做小菜。”老人告诉他:“当地老表可爱吃啦,放点葱头、辣椒、大蒜一炒,又辣又咸,香中带甜,下饭好极了。”王勃抓了几粒豆豉,放在口中咀嚼,一股消香直冲鼻窍,他赶紧掏出银钱,买了一大包。
  今天,王勃见众医束手尤策,心想:“都督久霸一方,无法勉强。然而,麻黄是方中要药,不用则无可治疗,古人用大黄豆卷代之称为过桥麻黄,我何不用豆豉呢?”于是,他把想法说了出来。别说众名医讪笑,连阎都肾都直摇头;“当地土民小菜,焉能为药。”“不妨一试,况且豆鼓不过食物,无妨身体。”王勃相劝。阎都督连服3天,果真见效;汗出喘止,胸闷顿减,能安然入睡,几天后痊愈。不日,阎都督又上滕王阁为王勃饯行,取重金相谢。王勃固辞不受:“河旁老翁独家经营豆豉,深受百姓喜爱。都督若要谢我,何不扩大作坊,使其不至失传。”阎都督含笑点头。
  从此,豆豉不仅洪州,而且行销大江南北,至今不衰。
  豆豉,又名淡豆豉,是用豆科植物黄豆或黑豆作原料,经过蒸煮,冷却后加入曲菌发酵,盐渍,最后晒干而成,按加盐或不加盐分为咸、淡二种。豆豉醇香、昧美、可口,是许多人爱吃的调味品之一。豆豉在我国自古入药,历代医书均有记载,处方名淡豆豉、香豆豉、炒豆鼓。中医认为,豆豉性味辛、甘、微苦、寒、入肺、胃经,有解表除烦,透疹解毒之功,《本草纲目》言其:“黑豆性平,作豉则温,能升能散。得葱则发汗,得盐则能吐,得酒则治风,得韭则治痢,得蒜则止血,炒熟则又能止汗。”《本草从新》言其:“发汗解肌,调中下气,治伤寒寒热头痛,烦躁郁闷,懊枕不眠。”《本草拾遗》言其:“解烦热热毒,寒热虚劳,调中发汗,通关节,杀腥气,伤寒鼻塞。”《名医别录》言其:“主伤寒头痛,寒热。”本品发汗力弱,有健脾胃,助消化作用,故用于发汗解表时,配伍荆芥、薄荷、生姜、葱白等同用,疗效更佳。
 
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