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中医医师学习平台
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中医理论 >

中医理论

余瀛鳌:用好古今学术流派之学验

发布时间:2021-03-08 11:43中医理论 评论
名医名著学验精粹之软实力,是中医药文化释放出的无形影响力,是值得我们认真学习、弘扬光大的。当前各科临床...
  名医名著学验精粹之软实力,是中医药文化释放出的无形影响力,是值得我们认真学习、弘扬光大的。当前各科临床医师要根据自己的临证科别,加学一些有代表性的专科名著。学习不同的学术流派,中医医师,宜研精覃思,探索其学术临床要点及其对医界的影响程度。
  名医名著学验精粹之软实力,是中医药文化释放出的无形影响力,是值得我们认真学习、弘扬光大的。
  当前各科临床医师要根据自己的临证科别,加学一些有代表性的专科名著。学习不同的学术流派,宜研精覃思,探索其学术临床要点及其对医界的影响程度。
  学习古今中医学术流派,有利于广开诊疗思路和在诊疗中的取精用宏,切忌胶柱鼓瑟,或浅学少思,否则易生流弊,难以真正学有所得。
  中医药学的古今“学术流派”,是推动轩岐医学传承弘扬、发展、创新的主心骨,也是必备的基础,他能明确昭示历代中医名家、名著中学术经验不断丰富、发展的精粹内涵,也是历代传承于世的“双百方针”(百花齐放、百家争鸣)的生动体现,至于如何学习古今名家的学术流派,是青年学子和同道们经常思考的问题。以下我想谈谈中医学子在师授的基础上,如何学习和临床应用古今不同学术流派的学验问题。浅见不当之处,请多指正。
  加强对医业重要性的认识
  中医药学作为我国优秀传统文化中具有原创性的医学科学,历代社会均以“仁医仁术”作为医者济世活人的毕生要责,其重要性自不待言。明代陶华《伤寒琐言》中说:“医者,君子之道也”。说明我们医生的防治疾病,不能忘记作为“君子之道”的重要性。明代医家吴嘉言又说,“夫医药方书,乃拯病资生之轨也”(见吴著《医经会元》)。由此可见,中医古今医药著作文献,主要为医者提供防病治病的武器,故学医者必当多读书、多临证,重视学习各具特色的学术流派,对提高自己学术经验至关重要。但中医药学的博大精深是人所共知的,学医者在学习临证过程中,加强对医业的认识,关键又当明其理。明理有一定的难度,故清代陈祖舜说:“窃思医道之难也,不难于行其道,特难于明其理。理有未明,欲无误于世也难,欲有济于世也更难。”
  鄙人认为,医道之要,在于济世愈疾、传承创新。古今名医名著所反映的不同学术流派,是中医药文化的精华。当前的中医药学,越来越受到国际临床医学的重视,名医名著学验精粹之软实力,是中医药文化所释放出无形的影响力,是值得我们认真学习、弘扬光大的。
  要选学高水平的学术流派
  轩岐医学从古到今传承、发展,并不断地产生新的学术流派,是历史的必然。历代医学家之所以尊崇《黄帝内经》、《伤寒杂病论》等早期医学典籍,是因为在这些经典医籍的推动下,医学才能不断地获得传承与发展。人所共知,奠定中医临床医学基础的是东汉医圣张仲景的《伤寒杂病论》,但张仲景的学术临床基础,渊源于《黄帝内经》,清代汪琥《伤寒论辨证广注》说:“伤寒之书,本于《内经·热论》”,或谓商初之伊尹,伊氏首撰《汤液经法》,对仲景方亦有颇多影响。仲景论著中所写的杂病,亦多见于《黄帝内经》,可见仲圣的临床奠基之作,学术源流久远。对后世临床医学的影响,堪称“无出其右”。明代方有执《伤寒论条辨》说:“《伤寒论》之书,仲景氏统道重教之遗经。治病用药大法大药之艺祖……旨多微隐,而理趣幽玄。”故历代名家或学术流派,无不受其启悟、影响。包含历史上的“四大家”(张仲景、刘河间、李东垣、朱丹溪)或“金元四大家”(刘河间、张子和、李东垣、朱丹溪)而言,所有的学术流派,均尊崇张仲景这位学术流派之祖。
  至于学术流派的传播,古代主要是依靠师授或父子相传以及学术团体(包括函授和其他医教组合)的教学作用,其中有些属于传承比较清晰的,如宋濂为朱丹溪《格致余论》题词,谈到刘完素之学如何从北到南的概况。他说:“独刘之学,授之荆山浮屠师,师来江南,始传太无罗知悌于杭。”朱丹溪中年拜师罗知悌,说明学术流派传播和变化情况。其中又可见丹溪之学,刘河间学派的传承,但我们通读朱丹溪的著作,可以感受到他受到张仲景、刘河间、张子和、李东垣、王海藏等诸多学术流派影响,最后形成了“杂病用丹溪”(明·王纶《明医杂著》)的重要学派。
  
广告位